同心云APP

關注桂網微信

廣西壯族自治區互聯
網信息辦公室權責清單

廣西壯族自治區互聯網
信息辦公室行政權力
運行流程公開互聯網
新聞信息服務許可

廣西壯族自治區互聯網
信息辦公室“雙公示”
目錄(區直單位)

對自治區政協
十二屆一次會議
第20180375號
提案的答復

互聯網新聞信息
服務許可容缺
受理政務服務事項清單

首頁 > 科創前沿 > 正文

科技進步縮短漫漫尋親路

2017-05-02 09:21:28    來源:經濟日報

分享到: 收藏
    從公益角度看,人工智能尋親是科技的進步縮短了跋山涉水的尋親路;從技術角度看,意味著人工智能已發展到廣泛應用階段,其社會和商業價值將迅速展現。

  過去尋親主要靠“腳”,走遍天南海北,貼小廣告,拿著照片見人就問。有了線索向公安機關舉報,沒有線索就只能一直找。電影《親愛的》《失孤》對此都有過具體展現。

  近兩年,互聯網技術開始介入,尋親開始依靠鼠標和屏幕。“寶貝回家”這樣的公益組織和公安部打拐辦、民政部搭建互聯網平臺,上傳走失人員照片,替他們發布尋親信息。家人守著電腦,就有可能發現親人在哪里。從媒體報道也可以看到,現在走失人員的家庭除了自己找尋,也會安排專人盯著民政部、公安部的網站,查找走失人員信息。

  隨著移動互聯技術的成熟,手機成為尋親的重要渠道。從2016年起,民政部與今日頭條合作,利用精準定位推送技術,向走失地點方圓3公里至5公里的頭條用戶推送走失人員信息,發動社會力量尋親。截至2017年2月15日,頭條尋人共彈窗推送6031例尋人啟事,成功找到1000人。騰訊、微博、阿里巴巴也有類似項目,效果都很好。

  但是,這些技術還是需要人力的大量參與,對用戶數量、志愿者精力要求很高,也容易受到外在信息的干擾。以“寶貝回家”為例,他們的平臺上有兩個照片庫,一個是父母尋找走失孩子的“家尋寶貝”,一個是孩子尋找父母的“寶貝尋家”。這兩個照片庫的數據量已超過6萬,此前,主要靠志愿者人工篩選對比,費時費力,還容易產生紕漏。

  人工智能的出現,更準確地說,是經過訓練的百度跨年齡人臉識別技術的介入,很好地解決了這一問題。計算機不知疲憊,不犯錯誤,只要有足夠的數據量和時間,它可以精確比較數據庫里的全部信息。這次能用短短一個月就找到與家人失散27年的付貴,接下來肯定還會有更多好消息。

  再設想一下,目前人工智能只是與公安部門、民政部門、“寶貝回家”等現有數據庫對接,力度還遠遠不夠。首先,有很多孩子走失多年,不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,并沒有在數據庫里尋親,系統無法比對。更重要的是,尋親最佳時機是在剛剛走失時。趁人還沒有走遠,沿途捕捉走失人員信息,及時找尋,肯定比事后再上網尋親效果好。

  目前,公安部門已建立了相對完善的“天眼”系統,高清監控視頻可以滿足人工智能圖像識別的需要。因此,建議相關部門考慮與人工智能系統對接,在辦理證件、購買出行客票等環節查驗走失人員信息,并在需要時搜尋治安、交通監控視頻,尋找走失人員。

  人工智能與大數據的幫助,讓尋人工作有捷徑可走,既符合當下科技發展新趨勢,也能提高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的實用性。人工智能被視為互聯網“主菜”,技術還在不斷提升,有些已經達到產業化水平,有些還在實驗室里“成長”。不可否認的是,這項技術肯定會與現有生產生活場景廣泛結合,快速實體化,成為人類的好幫手,這也是大勢所趨。

相關熱詞搜索:科技

上一篇:讓航天科技走進百姓生活
下一篇:智能網聯汽車的現狀與未來

体彩20选5开奖结果彩票2元网